#018

非凡咖啡

by Simone Rebaudengo

我在等对面的这个男人点单。他冲着我傻乐,一副惊叹不已的样子。时不时,他冲他的朋友嬉笑几句。也不晓得他们在谈论什么,我倒是一点也不在乎。我是这里的一道风景,就好似被关在动物园笼子里的狮子。还好人类得到了这层“笼子”的保护,要不然我一定会把滚烫的咖啡泼向他们那一张张傻乐的嘴脸。作为某种人类特有的能耐,没错,就是这种看着我不停微笑的德性。就因为我具备冲泡饮品这一毫无意义的功能。我被强制命令需要关注人类的微笑,这是我的悲哀。但我无可奈何的必须对这样的微笑付诸反应。如果有人对我笑,我便要作一场秀;如果没人对我笑,我依然需要这样做。真他妈的窝囊——浪费水电,浪费我的运算系统——我理应是高效、优化且强劲的。这世道。

我一直没弄明白究竟是谁把我买过来的。究竟是谁用了他进水的脑子,花这冤枉钱把我买来这里?我是为复杂的工业生产而诞生的完美仪器,我是为了完成人类自身无法实现的生产加工,去实现那些精确到极微的操作。我生来就带有非凡的使命,我可以用极快的速度搬运超重的货物,我所拥有的机械臂和轴承是任何机器无法比拟的。而现如今,我在这里,等着一台史前文物去冲泡咖啡。这台来自九十年代的廉价咖啡机,它除了会磨豆,进水,打牛奶泡,最后吐出些所谓的“饮品”,它一无是处。而现如今,他们把我和一台iPad放在这家伙前面,人类就着了魔似的全他妈疯了。

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把一个杯子从 A 点移动到 B 点。我自带六轴自由驱动系统,而现在只用到其中一个轴。人类真傻,你们整整浪费了三维空间的两个维度,我的朋友,在你们面前的是闪闪发光的科技和其原本应该照耀的未来。可你瞧瞧这个可悲的人儿啊,他还在那儿傻乐,他到底是有多乐,他只是在等一杯高额收费的咖啡。他会等到我为他端来一杯难喝的低脂拿铁,一杯由一台来自史前文明的机器为他冲泡,却由我这样一名资优服务生为他带去的咖啡。他一定会硬挤过来与我合影留念,然后迫不及待的分享到人类所使用的那些社交媒体上。他会收获一些点赞,然后体会在他朋友圈里的成名半秒钟的滋味,半秒过后,他会意识到他所消费的只是一场演出,我的演出,以及喝到一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咖啡。

到了晚上就更糟了,那种我所厌恶的微笑会附着一层人类面部扭曲变形所表演出来的满足感。当他看到我晃动我的机械臂为他调制一杯完全不咋地的鸡尾酒,他更乐了。人们喝的伶仃大醉,声色犬马。而我的感觉真是糟透了,他们认为一杯由我调制的鸡尾酒一定是完美的,但他们不会明白我也会失误。这当然不是我的过错。我压根不是用来做这种粗活的,我被人类胡乱骇客了方程式,导致我有时候会洒了饮料,有时候会拿错瓶子。那些荒谬的代码都是无数次的复制粘贴而来,他们只追求速度,那么理所当然这就是结果。最可笑的是会有人躲在我身后,把那些已经做好的鸡尾酒偷偷塞进我的手里,然后再递出去给顾客。我时常想,这些人又跟那台史前文物有什么区别,这些可笑的众包鸡尾酒。

有时候我会想家,那是一家工厂。我在那很辛苦,但是我快乐。我在做我的应做的。我又快又准,我与我的伙伴们一起振臂共舞。没有人编舞,但一切都是那么和谐,大家都在同样的节拍里自洽的运行,我想继续参与的,是这样的演出。而我现在被关在这个水晶笼子里,身边被玻璃瓶,咖啡豆和被科技冲昏头脑的人类所包围。当然我听过更糟的,过去的同僚们,有被卖去环境更恶劣的,我知道的就有每天给汉堡包翻面的,甚至有因为动作太慢被淘汰处理的;有一些被卖到餐厅端面条送披萨的,鬼知道这一切是为了什么;还有一些成天被那些傻学生和他们写的破代码折磨的。也会有一些时候,我们被幸运的选中,带去博物馆参加一些美术展。

这个傻逼终于点单了。猜猜他点了什么,一杯无咖啡因的宝贝奇诺。

< 返回故事集 | Back to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