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乌龟咀

by Northy Chen

经记载,二十二世纪初,人类彻底从地球上灭绝。在二十一世纪末,浩浩荡荡的三大行星迁徙计划在短短五年内就基本完成。当最后一枚航天舱在2089年自动发射升空,里面仅乘坐最后决定离开地球的七名乘客。

自此,天地黏合在一片灰蒙蒙的雾海里。

在迁移计划启动时,南太平洋上被规划圈起一片隔离净化海域,海域中心散落大大小小数百个岛屿,名作善莫群岛。

各国科研人员在此驻扎数年,为人类文明最后如何得以惠存倾注心力。其中一个投入实验的方案是大面积培育灯塔水母,这种水母可以通过反复的有性繁殖和转分化获得无限寿命。科学家通过技术在水母体内植入人类基因。这些被存档的基因来源除了政要、商界、文艺圈的名士,还有花重金排队等位获得这个稀奇机会的普通民众。注射人类基因在体内的水母共计十万枚。

在这群水母中,科学家选取了特定的一批,在它们体内植入不可代谢的生化芯片,共计三百枚。这个项目据说是像上世纪七十年代探索太空的旅行者计划致敬。人类在宇宙旅行初期,向太空发射了旅行者一号,里面含一张黄金唱片,收录人类的五十多种语言,五十几首名曲和象征人类文明的重要视觉图片,以此作为当时人类与未知宇宙生灵的交流手段。同样的,这些水母体内的芯片用二进制代码刻录,无非依旧是人类单纯且固执的意志转移:有古乐和诗歌,有山水和佳人。

传说有一名印度籍的海洋科学家默罕默德,乘坐最后一班航空飞行器离境,是七名人类乘客之一。在离行前一天,他冒险打开实验室的水族箱舱门,放生了非法养殖的四只海龟。也许,它们是当时整个地球上仅存的四只海龟了,谁知道呢?我们永远不得而知。海龟三雄一雌,龟壳上用梵文分别激光雕刻着:我们不傻,我们不傻,我们不傻,我们伟大。

这四只毫无天敌的海龟在善莫群岛得以繁衍,终日食大量水母为生。那十万枚寄存在水母体内,想得永生的人类意志,在若干年后荡然无存,不得善终。

善莫群岛最东边的一个小岛,名乌龟咀,因小岛北边一块凸起上扬的礁石而得名。全岛不如一个足球场大,无植被无生灵,岛中央建有一座灯塔。灯塔常年不灭,在最黑的夜晚,最静的海面上,闪烁不止。小岛的南边,立着一块不知名的石碑,碑上记:

“灯塔水母,十九世纪末被发现在地球加勒比海域,当地人传说它们有预知风暴海啸的能力。在海啸前三天,海岸线会聚集大量灯塔水母,成群浩荡的浮游闪烁出一道危险的荧光粉警戒线。同时,加勒比海域有一种尖嘴海龟专食水母,世代以此繁衍生息。当地人崇拜这种海龟,信奉它们是来自远古的神灵,能长生不老,可预知未来。”

< 返回故事集 | Back to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