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玩命享受计划

by XY Feng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两个星期前,他还在为去坐牢而后悔不已。现在的他已经坐着头等舱在去拉斯维加斯的路上了。

他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他的父母是在2000年从多米尼加偷渡到波多黎各的。当时是波多黎各就因为对医药公司征收极低的税额,各大厂商给这个城市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他的父母就是在这个传说中冒险偷渡到这里来寻求美国梦的。可是好日子不长,2006年的经济危机和税改,让波多黎各一度陷入了破产边缘。他的父亲也一下子从给医药公司做专属司机变成了无业人员。全家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而且他的妈妈们一直在家带他那两个月大的妹妹,一家五又人生活极为节俭。他老爸一度做Vber的司机,为了达到Vber要求,还把家里所有的积蓄拿出来换了辆新车。可是好日子没过两天,就在2020年,Vber的无人驾驶一夜间让所有司机失业了。他父亲开始酗酒,脾气越来越差,经常开始打他的母亲。他越来越不能忍受这个家。还在上高中的他开始翘课,认识了些社会上的人。他在怂恿下开始在学校兜售一种叫G2的香烟,这是几年前流行的k2的升级版本,传说药效类似,但对人的伤害小很多。他是个聪明人,只卖不抽。因为他听说过K2的传言,那个曾经让30几个布鲁克林年轻人大白天像僵尸一样在街上晃悠。虽然他的父亲因为无人驾驶失业了两年了,他的G2买卖却越做越大。聪明的他不再自己一个人去交易,他只需要叫辆Vber,从他家附近带上货,直接把货送到对方那里。所有的交易都是用比特币完成的,所以风险几乎为零。他接的单子越来越多。直到两周前,警察找上门。原来Vber跟缉毒所合作,挖掘出他的数据,警察已经盯上他很久了。那天Vber车一出发,就被警察拦截了下来。一上午警察拦了10辆车做证据。没让他们想到的是,他的真实年龄还不到18岁。像他这样大批量的毒品交易,至少要入狱30年,没收所有财物,被驳提交比特币钱包秘钥,罚款10万美金,保释金高达50万。因为不到18岁,他要在拘留所呆到成年后再正式入狱。政府派了一个辩护律师为他辩护,正在他懊悔不已的时候,面前多出了一个新的选择。

“玩命享受”计划,一百万换10天的自由。这不是什么传说,而是个正儿八经的地下交易。这两年,正是因为无人驾驶技术,导致交通事故率下降到每年不到10起,死亡率比乘飞机还要低。没有事故本来是件皆大欢喜的事情,可是令人没想到的是,人体器官变成了一票难求,那些排队等待换器官手术的病人已经按年来算了,各大医药行业开始全力研发克隆器官,预计两年后能开始人体试验。开始时花两年病房的钱还不如去黑市买。黑市的价格也是一路飙升,这就促成了这个“玩命享受”计划的诞生。签协议,拿现金,10天后自杀,所有器官无偿捐献给一家名叫“再生活”的公益组织。18岁以后入狱30年,给家里带来经济负担,还是拿100万现金,交50万保释金,10万罚款,30万给父母,自己拿10万,一天花一万,他没多想,翻到计划书最后一页,签了名。

今天上午,律师去拘留所接他,按照他的交代,给母亲的钱已经入账,律师给他一个信封,里面有三件东西,一张10万元储蓄卡,一张去拉斯维加斯的机票,一个无线入耳式耳塞;叮嘱他说,10天后打开耳机,会有人告诉你之后的手续。

疯了8天,经历了一个精力旺盛的年强人想象的一切,暴饮、乱淫、聚赌、嗑药,用他自己的话说,这八天,他过上了上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年轻时候纸迷金醉的日子。“好没劲啊”,第九天他醒来第一个想法。他有点开始紧张无助。他想打电话给家里,但又鼓不起勇气。他忽然有种冲动,想去网上搜一下这个“玩命享受”计划。他在Twitter的手机应用里输入“玩命享受”计划,点开了第一个直播空间的链接。这是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姑娘,画着浓妆,眼睛看上去有点肿,估计是刚哭过,她坐在一辆无人车里,窗外是金黄色的田野。她的车在一个庄园门又停了下来,静悄悄的,完全感觉不到有人在。她进了门,走到楼上的主卧室。“程序是先把桌上的协议签名,然后把床边的药吃下去,最后可以在床上睡去”,她对着镜头给所有人说到。她还顺手拍了下房间角落里面的摄像头。他突然把视频关掉了,他开始怕死,他还年轻,他不想就这么离开,一个新的念头闪过他的脑子。

< 返回故事集 | Back to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