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漫画家

by Northy Chen

他隔着内裤在鼠蹊部挠了挠,随后他的右手绕到身后,插进内裤,覆盖在他的右瓣边的屁股上。温暖的手掌覆盖住冰冰的屁股总能让他浑身灌满饱足的安全感。他够到书桌上的那杯冰牛奶,喝了一大口。桌上的七个屏幕正在各自快速渲染出一帧又一帧的图稿。他用舌头抿了一圈粘在胡子上的牛奶,把头往椅背上一歪,仰天对着天花板大吼了一声——“热啊!”

他是一名程序员。好吧,这里我们要来说的关于他的身份应该是一位漫画家。但他自认为他有视觉表现障碍,根本不会画画。三年前,他开设了一个平台,所有注册的付费用户每周都可以读到属于他们的 “订制漫画”。因为他最先丢了一个故事开头在网上…至于为什么只有开头,故事为什么是这样开始…总之,他是有私心的。

谁知道这个平台被媒体推送了一下,居然火了,不同的读者写给他不同的反馈,一下子就撑爆了他的邮箱。纠结了一个月后,他决定写一个可以自动渲染出图的程序:这样,他只需要预先设定好几个主要人物的属性、个性喜好、固定的行为模式,程序便可以自动根据用户回复的故事线来生成接下去的漫画页面。这样谁的故事都不会落空,他心想。

就这样,漫画以树状,散漫地按照不同读者的喜好交代着不同故事线的推进。

九个月前,他收到一则读者消息:

““你想过出漫画书吗?纸质的。”

他脑补对方戏虐调侃的表情,把消息直接拽进了垃圾箱。谁知过了两周,同一个ID的消息又来了:

“如果你愿意自己动手画给我,我可以帮你印刷。”

这年头谁他妈还看纸质漫画书,他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顺手点击翻阅了ID的纪录,是已经注册了两年的付费用户。他抿了抿嘴,快速的回复:

“你想看什么?”

ID在15秒内快速的回复:

“你的日常。真实的每一天。用手画给我。”

他习惯的整个身体后仰,把眼镜往上推,用手指掐了掐被镜架压出印子的鼻梁。模糊的视线里,天花板上那个古董风扇一圈圈的转着,他的额头渗出一层细密的汗,此刻他有一些轻微的晕眩。他放下支起椅子的腿,坐回工作台。然后他在感应数位桌面上用手指写下了今天的日期,抬头又看了一眼旋转的风扇,把它画下来,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粗糙变扭黑白线稿的几何图形,他自嘲的笑了笑,点击了发送。

“这是什么?”

“我的风扇。”

“太棒了。”

“:)”

“请继续以相同的方式和内容画给我吧。”

就这样,几乎每天或是隔天,这个ID给他打钱,他就坐到工作桌上用手指认真的画下这一天的生活琐碎。有些时候日子好过、有趣,那一天的推送会长一些;有些时候他会画一幅表现烦闷情绪的自画像;有时候他会画他阅读的文章故事,他看过的电影……渐渐的,他自觉对这种隐晦的自我表达养成了习惯,他发现他是喜欢画画的,每天坐在桌前给这个ID画的日记式的漫画成了他最得意的创作。同时,他开始期盼这个ID给他的回信和反馈,在情感上对这个从未谋面的读者,他是依赖的。

三周前,他收到了一个来自黎巴嫩的包裹。他拆开包裹,从里面滚出一个贴着商标,包装精美的线团。他捡起来,觉得好生奇怪,线团像是艺术扎染的,黑白两色,有好看的金丝收边。他把商标粘纸撕开,怎料一段线迅速的自动散开成一片三指见宽的布料,上面印刷的竟是他的每日手绘漫画。惊讶不已的他像个孩子一样疯狂的扯开一段接着一段的线团,漫画一圈圈的绕着他铺散开来,最后随着线团滚进了厨房。

他站起身捡起包裹查看上面的寄件人,照着上面的联系电话赶紧打过去。

“您好,这里是XXX面料制衣公司。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

“我想…我想跟你们面料印刷的负责人通话。我…我想谢谢他。”

“……”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

“先生,我们这里是全自动机器操控的工作流程,完整的制料过程中是没有任何人为参与的。”

“那总有面料设计师吧,我可以跟他通话吗?”

“先生,如果您近期收到我们的商品小样,应该是本公司2049年春夏的新款。根据系统运算,我们预测到:黑白/丝绸/轻薄/哥特/抽象 是这一季的流行关键词。我们的系统根据这些词在网上大量采购并下载版权没有问题的高清图片,本季一共推出了三千万个不同版本的印花。”

“……”

“先生,您还在听吗?如果您有兴趣订购,我可以现在就把本季的完整印花目录发送给您。”

< 返回故事集 | Back to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