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眼距

by Northy Chen

他褪去手套和手术服,助手上前给他碰洒了消毒防护膜。从业七年,他已经是享誉海外,业界首屈一指的调距师,从纽约回国后他和夫人共同开创了这家私人诊所。

其实在美国,调距手术早从出生婴儿开始普及,但他依然将标准定在3年前卫生组织拟定的7岁。每一个新生婴儿在父母签字同意后都可以参与基因取样测试,基本上可以预计这孩子未来三十年的智商发展曲线。总体归纳来讲,在这个时代,一个人的器官已经无法被独立取值,眼睛作为信息输入的端口,完全服务于大脑。你的基因和智商决定了你的眼距,你佩戴眼镜的分辨率取决于你可以摄取信息的速度。相对来讲,一个人的眼距越开,大脑处理信息越快,也就基本可以评判这个人越聪明。

而调距师这个职业的诞生,依赖于人类拒绝真相的本性。在中国大概有一半的家长全是这样的心态,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带来诊所做调距,他通常都会竭尽全力的劝说,虽然他心知肚明,大多数情况下劝说无用。最后他只能取可调区间的最大值,调距器需要在鼻梁骨两侧穿洞,在皮下建立滑轨,中间放置平衡丈量感应器。也不知道最早谁发明的这个外观设计,特别像小时候做实验的游标卡尺。整个术后疗程大概需要三个月,屏幕分辨率通过自适应不断做出调整,配合眼球运转速度,屏幕可根据丈量感应器时刻在微距振幅内来回跑动。

最早眼距的调整术来自整容手术。从四十年代起,人们似乎一下子从趋近雷同的彼此中突然觉醒。过去五十年,人们越长越相似,获取和接纳的信息完全来自一样的媒体端口,全球哲学体系崩盘。十年前,在柏林有一个自称通天的女孩,要求整容医生把她的“皮囊”去掉,她认为自己来自外星,而真实的面容被人类,即她的父母,埋藏在她“皮囊”之下。她的头皮上通过自身骨骼的扫描打印拥有了两根会卷曲的触角。她的尾椎骨被延长至五十公分的展开长度,像是一条猫的尾巴,在术后接受媒体采访时她宣称:尾巴可以帮助她完成自体繁殖。明显的面部调整便是她的眼距,她的眼睛被分别拉到接近太阳穴的位置,为此她需要牺牲她的视力,术后她的裸眼视力接近半盲,并伴随严重的弱视症状,但她拒绝一切视力纠正的手段。当时,所有媒体的头版头条都被这个女孩的肖像占据,其中热度最高的居然是时尚圈,大牌们纷纷以此为灵感出了一系列的面容饰品,T台上也同时间出了一大批外星系矫正超模。但这名女孩一下子就消失了,完全淡出了公众的视线;一些追随者笃信她回归了自己的星球,也有传闻说几年后在格陵兰岛的当地报纸上读到过她的消息。

从诊所开车到家已是深夜,妻子在厨房用小火煨着一锅汤候着。他一个人在厨房安静的喝汤,桌上放着女儿今天画的画。他举起画,皱着眉,一张张细细的看。女儿今年九岁,出生裸眼视力就接近八百度,属于先天高度近视,但至今从未佩戴任何显示器,没有调眼距。他的妻子每天陪伴女儿画画和学习耕种,每到周末他会陪着女儿读诗给她听。女儿有一双明亮的眼睛,睫毛很长,她常常盯住一件物体,目不转睛。生来就活在一个抽象的世界里,永远都不需要高清的审视周遭,没有比这更好的礼物了。

< 返回故事集 | Back to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