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歌单

by Northy Chen

“流氓”,她看着他的背影,笑骂了一句。摊开手心,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他今天列给她的歌单,圆珠笔从手掌心满满当当写到了手腕。

“就不能直接打包了把文件传给我吗?” 第一次她被原子笔戳手心的时候,皱着眉头他。“你难道没有经历过特别特别想听一张专辑,跑了很多唱片店一门心思硬找的经历吗?怎么找都没找到,你已经快放弃了,然后某一天突然就出现了,你躺在床上迫不及待的带上耳机听,循环不停止12个钟头的那种?没有那个费力去找的过程,你哪会珍惜那些美好旋律?”他看都没看她,一路飞快的边走边继续数落她,“现在就只是让你用搜索引擎去输入一遍那些音乐人和他们作品的名称,然后右键一分钟之内就可以完成的一次非法下载,你还敢再懒一点吗?”她知道她每次都没机会赢,撇撇嘴,跟着他爬坡往超市走着。

后来他们好上了,她常去他家,进门的走廊两边全是货架,货架上全是唱片。“多少张?” “没数过。” “你能一辈子不重复听都听不完吧?” “怎么可能?你会不会算数。” 然后他也没给个具体的答案,比如他到底有多少张专辑,比如人一辈子到底可以听多少张唱片,比如他在听每张唱片的时候他脑子里通常都在想什么。她有时候看着他,心想他会不会跟她一样,听着歌脑子里的每一帧画面都有他。 在一起以后,他不给她列清单了,他每天听的就是她听的,她还可以随意登陆去他的电脑灌他的库存。

后来他们分开了,具体到底是什么原因,至今她也没有答案。某一天,他离开搬去了另一座城市,再后来,她也离开了。就慢慢联系越来越少,越来越说不上话。但特别好笑的一件事情是,若干年后,她居然成为了一个音乐电台的主持人。大多数时间电台邀请一些音乐人来采访,同时她需要制作每一期的背景歌单,每一期接近一个小时的时长。

有一天在办公桌上她收到一个包裹,也没写哪来的,就说XX电台主持人收。邻桌的同事笑问是不是粉丝寄的。她笑笑,心里诧异,用美工刀打开包裹,里面是随意的用泡沫塑料和透明胶带缠成的厚厚的一个小包,她费劲的一层层拆开,里面居然是一只陶瓷做的耳朵,真人比例,耳朵背后精致的嵌着一个开关。附带着一张手写的纸条,她认出那是他的字迹:

“嘿, 你需要把耳朵打开,蓝牙连接随意的一台音响。 这是一个同步器,寄给你是因为我把所有的唱片都二手卖掉了。过去五年,我翻录了它们,并按照我想听的顺序排序了。从9月22日起,我家的音响将会无缝播放我的翻录文件夹。那只耳朵会同步我的音响播放。当然你也可以随时关掉,一共是13527张唱片,无休止播放,可能撑死也就放一年。 附:我现居斯里兰卡,不知你是否愿意偶尔通话叙旧;如果你不愿意,我也完全理解,希望你过得好。”

她回家喝着白兰地,把腿高高的翘在桌上,她抿了一口,撇了撇嘴,9月22日就是明天。她打开了耳朵背后的开关,把它与家里的音响连上了。 那个音响是她自制的,是她用石膏翻模的右手,刷了清漆。手模的手心上是字迹模糊的马克笔涂鸦,她每次想到以前他给的歌单里的歌名就会直接拿笔写上去,数一数,也不过十来首还在记忆里。

音响传来一阵“滋滋”的白噪音,她起身准备洗澡睡觉。

< 返回故事集 | Back to Stories